從1986年目睹馬拉度納神乎其技的連過五人後,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就成為我從來不會錯過的重大賽事,即使多年來我一直處於勉強優於看熱鬧的階段,每屆比賽熬夜守在電視前仍是必作的功課,而到現場看會內賽也成為一直以來的夢想。

 

  1990年義大利世界盃,我還是守在電視前,幫唸不出名字的球員們取上各式各樣莫名其妙的外號。

  1994年美國世界盃,我似乎離夢想近了一步,在1993年暑假第一次踏上美國國土,還去看了一場美國對瑞士的友誼賽。可是1994年,我還是守在電視前,繼續幫球員取外號。

  1998年法國世界盃,我離夢想更近了。1997年的12月,耶誕節前夕,我在巴黎香榭大道仰望凱旋門。而1998年,我還是守在電視前,努力幫球員取外號。

  2002年,世界盃終於來到了亞洲,由共同舉辦,相當然爾,我離夢想又更加接近了,和前幾屆比較起來,根本就在我家隔壁。然後,2001年5月,我把生平第一次自助旅行獻給了日本東京和北海道,還看到當時尚未啟用、後來成為世足比賽場地的札幌巨蛋。2001年和2002年10月,我又兩度去到東京,當然,在這一年的間隔中,世足賽完美的結束了,我也在電視前幫更多的球員取了更多的外號。

  就這樣,我不斷的與世界盃擦身而過,只帶著在比賽當地買的世足紀念品回家。2006年的世界盃將在德國舉行,所以我想,今年我應該很有機會到德國一遊吧!

li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