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比谷醫生:「自己的房子可能已經塌了,哪可能還把患者放在第一位?」

  小島醫生:「我要留下來,如果現在離開這裡,就失去做急救醫師的意義。」

  進藤醫生:「與其把時間花在得救率低的傷患上,不如多救幾個得救率高的傷患,這樣才能救更多人。」
  河原崎護士:「怎麼可以選擇患者呢?」「就算是沒有呼吸的人,經過急救還是可能甦醒,我不能趕他們回去。」
  寺泉議員:「我的工作是拯救整個東京、拯救這個國家,救助傷患是你們醫生的工作。」

  這一集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觀念「檢傷分類」。所謂「檢傷分類」,是指急診檢傷站的護理人員依據病患的主訴、疾病史、疾病的嚴重度及迫切性等,篩檢疾病的輕重緩急,來決定看診的優先順序。除在醫院急診需要外,當發生重大災變面對大量傷患、醫療資源有限時,災難現場檢傷分類顯得更重要。在災難現場與醫院急診處檢傷處理最大的不同是,在醫院以無生命徵象者為處理優先順序,而災難現場則以最危急而且"還有救"的傷患為優先,但不管是何種檢傷方式皆是希望透過檢傷分類,能將有限的醫療人力、物力資源,得到最有效地運用,使病患能最恰當、最快速得到所需的醫療。
 
  本集一開始,延續上集最後地震發生之後第一時間的混亂狀況。東都中央病院急診室裡,醫護人員在找不到物資、器材不能使用、停電、甚至自己也帶傷混亂情況之下,努力幫患者進行急救。另一方面進藤也來到街上的河野醫院協助治療,但是卻要求進行「檢傷分類」,聚集在醫院的病人不能接受這樣的做法,連診所的護士都相當抗拒,但在進藤的努力和河野醫生的聲援下還是被說服了。

  相對於河野醫院的忙碌,東都中央醫院的急診中心在處理完原先留院的病患後,卻陷入異常的平靜,幾乎沒有患者送到,日比谷醫生、大友護士等擔心家人而離開,醫局長也無法開口阻止。大家因為沒有傷患,懷疑地震是不是沒有想像中嚴重,這時送來了急診傷患,正是進藤醫生在嚴重缺乏資源的河野醫院處理過的。第一個送到的重傷患也預告了之後急診中心即將面臨的考驗,而這時,來到屋頂的男護士佐倉看到的是東京陷入黑暗和火海中的景象。

  即使同為醫護人員,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。

  河野醫生雖然擔心離家未歸、生死未卜的妻子,但身為一個醫生的責任和街坊多年的感情,讓他仍然留在醫院救治傷患,甚至為了能進行檢傷分類,像傷患們低頭道歉,而事實上,這些傷患都是他的老鄰居,對於不能救所有的人,心中所抱持的又豈止是歉意而已?

  河野醫院的河原崎護士,對於進藤的做法非常不能接受,拒絕協助進行檢傷分類,而身為專攻急救的醫生,進藤面對傷患的謾罵和河原崎護士的憤怒,仍不為所動。但是,做為一個抱持救人使命的醫護人員,要做出放棄治療的決定,絕對是不會好受的,聚集在河野醫院的災民們也是看到進藤眼裡的淚光,才了解他下這種決定的痛苦。在非常時期,進藤的作法是不得不然,河野醫生一定也是了解到這一點,才會和他一起說服災民。

  在東都中央醫院的急診中心裡,也有著不同的對立,擔心家人而離開的人,堅持醫護人員的使命感而留下的人,其實又能說誰有錯?就像日比谷醫生說的,醫生和護士也是人,所以醫局長才會沒法開口阻止他們離開。

  寺泉議員先是想用身分壓人,叫進藤先救他妻子,發現沒用後,就去對居民大放厥詞,痛罵進藤外還說自己一定會救大家,可是面對進藤派遣直升機或自衛隊的要求,卻推的一乾二淨,嘴上雖說的很好聽,事實上根本沒幫上什麼忙。不過寺泉是決定性的重要人物,雖然現在只能打嘴砲。

  急診室不像一般門診是先到先看,而是以嚴重性作為看診順序的依歸,而災難現場的檢傷分類,甚至不得不放棄某些傷患,以求讓醫療資源做最大限度的利用,確實是非常殘酷,我想對醫護人員的心理負擔恐怕也很大,但是就像進藤說的,「為了救更多人,這是唯一的方法」。



參考資料:http://0rz.net/841sj

greenw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