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 8 2010年11月6日》

  由位於Durbar Square一角的Kumari Ghar(庫瑪莉寺)走進Durbar Square的中心地帶,映入眼簾的就是在黃昏的斜射光下華麗的多重屋頂建築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加德滿都谷地是尼泊爾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及藝術中心,谷地的三大城均是歷史悠久、極具藝術、文化內涵的古城。加德滿都是尼泊爾的首都,也是最大城;帕坦位在加德滿都南邊,隔著巴格馬提河與加德滿都遙遙相對;巴克塔布位在東方稍遠處,雖然規模較小風采卻毫不遜色。成就這些古城的因素中,馬拉王朝的貢獻不可不提。1370年,Jayasthiti Malla國王統治帕坦,並進而統一整個谷地。Jayasthiti Malla國王過世後,他的兒子們採取合議制統治。1428年Jayasthiti Malla的孫子Yaksha Malla繼位為王,繼續統治整個王國。1482年Yaksha Malla駕崩,馬拉王朝分裂為三個國家——加德滿都(Kathmandu)、帕坦(Patan,或稱Lalitpur)、巴德岡(Bhadgaon,即巴克塔布Bhaktapur)。1484年起加德滿都由Yaksha Malla之子Ratna Malla統治,Ratna Malla的長兄Raya Malla和另一個兄弟共同治理巴德岡,並傳位給自己的後裔。帕坦的政權首先由在地貴族把持,直到1597被Ratna Malla的後裔Sivasimha Malla征服,並與加德滿都統一。但在Sivasimha Malla死後帕坦和加德滿都又告分裂。這段分分合合的馬拉史,造就了三個城市的相互競爭,也形成了如今令人嘆為觀止的藝術和文化成就。


 (點圖可放大)Map copyright PlanetWare.com

  加德滿都的Durbar Square和帕坦、巴克塔布一樣建造於馬拉王朝時期,主要完成於16~17世紀,並於1979年列名於世界文化遺產。廣場的範圍相當大,除了皇宮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寺廟林立,地圖中的13號景點為Kumari Ghar,算是位在Durbar Square的邊緣,旁邊就是隔著舊皇宮與Durbar Square相對的Basantpur Square(巴山塔布廣場)。


(點圖可放大)Map copyright PlanetWare.com

  加德滿都Durbar Square的寺廟主要是紅磚建築,並有多層的屋頂,木頭斜柱上雕刻著印度教神衹的各種化身,磚牆上的木雕窗和門也都雕刻的很細膩。此外或許因為正逢節慶的關係,幾乎每棟建築的屋簷下方均裝飾有鑲了金邊的紅布,把精緻宏偉的建築群襯托的更加華美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兩個穿著當地居民傳統服飾的小妹妹被團員攔下來拍照。因為遇到節日,所以盛裝打扮要去表演舞蹈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廣場上有一隻牛,完全無視周圍跑來跑去的大人小孩,安安靜靜的窩在地上。身邊那些看起來亂七八糟的東西並不是亂丟垃圾,應該是給牛的貢品之類的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廣場上還有一隻羊,和溫馴的牛不同,還滿凶暴的。只要有人接近牠就想用角去頂,團員胖哥三人組居然無聊到去和牠角力,可憐的羊......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因為連日來看了太多寺廟,說真的有點昏頭了,拍照拍到最後幾乎搞不清楚拍到的是什麼東西(瀑布汗)......下圖後方建築為Taleju Temple(塔蕾珠廟),供俸Taleju Bhawani女神。Taleju Bhawani 於14世紀時成為馬拉皇室的專屬神衹,被視為皇室的正統象徵。Taleju Temple建於1564年,有三層屋頂和十二層基座,非常宏偉。這裡是尼泊爾皇室的專用寺廟,平時不對外開放,但在某個特殊節日會讓尼泊爾民眾進入參拜,一般遊客則不能進入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
  疑似是Taleju Temple前面的Kakeshwar Temple(又稱為Kageshvar Mahadev Temple或Bhuvana Lakshmeshvara)的大門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下圖左後方的八角型建築是庫里須那寺(Krishna Manier),建於1648年,供俸保護神毘濕奴的化身之一Krishna。中間的雕像柱則是1670年建造的普拉塔布馬拉國王(King Pratap Malla)雕像柱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Jagannath Temple(嘉軋拿廟)建造於1563年,面對King Pratap Malla雕像柱,為兩層屋頂、三層基座的建築物。Jagannath Temple屋簷下的斜柱上雕刻有各種男女交歡的場面,吸引不少外國遊客的目光。在印度教中,宗教和性、生育等有密切關係,並不是異教徒可以那麼容易理解的。印度教徒相信濕婆神和性力女神(即濕婆神之妻Parvati的化身之一)的結合是創造生命的原動力,廟宇中這些性愛雕刻就是源自於此,是一種宗教和藝術的表現形式,實在不需要以有色眼光看待。(有感而發是因為台灣經常太過強調「性廟」,好像來參觀這些印度教濕婆神廟只是為了看春宮圖一樣,暨不尊重又沒營養。)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Kal Bhairav(黑色拜拉弗神像)位在Jagannath Temple的廣場背面,是一座鑲嵌在牆壁上的彩色大型浮雕,腳踩屍體,六隻手分別握有寶劍、盾牌、頭骨等。Kal Bhairav又稱大黑天,是破壞神濕婆最可怕的化身,在印度教傳說中,具有毀滅一切的能力。因為信徒會在神像上塗上紅色蒂卡,配上這個故事後還真有血腥風味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哈努曼猴神宮(Hanuman Dhoka)就是加德滿都的舊皇宮,皇宮內的建築最古老的是建於西元三世紀的Licchavi時期,大部分的建築則完成於17世紀馬拉王朝時期。加德滿都於1484年起獨立於雷納馬拉國王(King Ratna Malla)的統治之下,自此後歷代的馬拉國王都以這裡作為宮殿。1846年,普里維納拉揚夏哈(Prithvi Narayan Shah)入侵並統一整個加德滿都谷地,創建夏哈王朝,其後的歷代國王也以此為宮殿,直到1896年遷至Narayan Hiti Palace(即現在的Narayan Hiti Palace Museum)為止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皇宮的大部分建築是屬於傳統的尼瓦式,但1846年起Rana家族世襲首相掌握大權後,由於本身的喜好,建造了一些明顯帶有歐洲色彩的白色建築 ,與原先的建築風格迥異,非常引人注目。下圖是皇宮背面(拍攝於Basantpur Square),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建築風格的演變。最左邊的白色建築是由Rana家族建造於1908年,稱為Gaddi Durbar,有顯著的歐式風格。多重屋頂的高塔則是Basantapur Tower,為傳統尼泊爾建築。(Gaddi Durbar清楚的圖可參見http://www.agefotostock.com/en/Stock-Images/Rights-Managed/C55-653686) 

Basantapur (Kathmandu)

  哈努曼猴神宮的入口有衛兵守護,門的兩邊有兩隻彩色石獅,門楣上裝飾著很多神像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門的旁邊有一尊猴神哈努曼的雕像,身披金紅斗篷,頭上有一頂傘保護。由於雕像正對Jagannath Temple,有一說是「猴神之所以臉紅,是因為看多了斜柱上那些性愛雕像」,因此猴神才會被罩上斗篷。導遊跟我們說這個故事時,大家都笑翻了,這麼可愛的故事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???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皇宮側門有廓爾喀衛兵把守。廓爾喀士兵以驍勇善戰聞名,廓爾喀彎刀是他們的獨門武器,鋒利非常。19世紀初,英國開始招募廓爾喀傭兵,至今仍維持有闊爾喀傭兵部隊。

Durbar Square (Kathmandu)

  舊皇宮的背面是Basantapur Square(巴山塔布廣場),由廣場可以看到舊皇宮的Lam Chowk(白色建築)和Lohan Chowk的Basantapur Tower(圖中)及Lalitpur tower(圖右)。舊皇宮Lohan Chowk(羅罕宮院)的四個角各有一座塔,象徵谷地的四座城市,是Prithvi Narayan Shah統一全國後建造的。西北角是Kirtipur Tower,東北角是Bhaktapur Tower,東南角是Lalitpur (Patan) Tower,而象徵加德滿都的Basantpur Tower則位於西南角,是四座塔中最高的。

Basantapur (Kathmandu)

  Basantapur Square裡面都是地攤,販賣木雕、銅器、法器、宗教用品、古董、飾品等各種尼泊爾手工藝品。在廣場看到的迷你版廓爾喀彎刀最得我心,可是最後還是沒買,越想越後悔。照片右邊的白色建築是Gaddi Durbar。

Basantapur (Kathmandu)

  在Basantapur Square看到一排很可愛的攤販,賣的是某種零食,但是對自己的胃沒信心,不敢一試,畢竟晚上就要搭飛機回台灣,已經重感冒的情況下要是又在這種時候拉肚子,大概得請地勤把我的座位畫在廁所裡了。

Basantapur (Kathmandu)

  離開Durbar Square後,去吃了奇怪的火鍋當晚餐,然後就是非常貼心的大血拼時間。塔美爾區是加德滿都最熱鬧的區域,大部分尼泊爾的紀念品都找的到,價格也不會特別貴,所以滿滿都是觀光客。旅行社在臨上飛機前安排我們到這個地方,無疑是要讓大家把身上的尼泊爾錢幣通通花光。下車後Madhu和我們約好時間地點,就放牛吃草了。

  雖然我一開始換的錢就不多,但一路上也沒怎麼買東西,所以還是剩了不少,剛好趁這個時候把該買的紀念品和禮物買齊,順便把錢花掉。漫無目標的走走逛逛,在一處路口發現有人正在製作大型的沙畫,周圍圍滿了觀看的路人。好心的當地人還特地把前面的位置讓給我們,方便我們拍照。

Thamel (Kathmandu)

Thamel (Kathmandu) 

  在塔美爾區的時間不足以讓我把錢花完,打著去機場再去逛免稅店的主意離開。在機場和Madhu道別後,我們就要離開尼泊爾了,Madhu很認真的要大家不要忘記他,因為「只要記得我,就會記得尼泊爾」,真是個愛鄉愛土的好青年。進到機場才發現可以逛的店很少,而且因為時間很晚,幾乎都關了,根本沒地方花錢,最後和很多團員一樣,乾脆把錢扔進機場的捐款箱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還有機會再訪尼泊爾,但是我現在很想學志玲姐姐說:「才不會忘記你呢!」XDDDDDD



相簿:
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cchsu1121/sets/72157625231099851/with/5200804869/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eenwood 的頭像
greenwood

綠林寮

greenw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