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說很野蠻啊......
而且事實是,不只王建民被指稱是"中國球員",
陳金鋒也同樣難逃被隨便更改國籍的命運,
實在是看不下去啊~~~~
(想看中國媒體報導原文的,請按繼續閱讀)

不過其實台灣的記者也常常在自high,
凡是華裔的成功人士,不管出身台灣香港中國還是星馬,
通通要牽一下關係,只差不會隨便亂改人家的國名罷了。

王建民亮眼 中國搶沾光 挑起兩岸網路口水戰

東森新聞報 2006/09/03 記者:體育中心綜合報導

  台灣之光王建民在大聯盟大放光芒,不僅國際媒體高度關注,連一向對棒球不太感興趣的中國媒體也以專文介紹,但土生土長的台灣強投,在對岸報導中,竟被寫成中國投手球員,把台灣球迷氣壞了。

  台灣之光王建民在大聯盟大放光芒,不僅國際媒體高度關注,連一向對棒球不太感興趣的中國媒體,也以專文介紹。但土生土長的台灣強投,在對岸報導中,竟被寫成中國投手球員,這可把台灣球迷氣壞了。

  台灣之光王建民在球場上的亮眼表現,讓台灣人走路都有風,不過現在,王建民的名氣響亮到連一向對棒球不感興趣的中國也來參一腳。不少阿民粉絲在台大批踢踢bbs上,看到轉載中國東方體育日報,報導寫著王建民是三年來,第一個在大聯盟亮相的中國球員,在04年的雅典奧運會上,以中國台北隊的身分表現耀眼。

  這下台灣之光都變成中國投手,幾個小時內,台灣網友灌爆留言板,大家都氣得大罵不要臉、共匪太誇張。土生土長的王建民,恐怕還不知道自己的名氣,已經挑起這場兩岸的網路口水戰。


統戰!報導王建民變中國投手

民視新聞網 2006/09/03
  台灣旅美投手王建民綻放光芒,引起美日媒體注意,沒想到現在連中國媒體也跟上這股風潮,不過是以"中國投手"稱呼,這下可把台灣球迷惹火,因為日前國際少年運動會才發生北京代表隊搶國旗事件,網友大罵不要臉,還嗆聲要他們有種去洋基球場搶國旗。台灣之光王建民在大聯盟的優異表現,讓中國也想沾光,一家中國媒體以專文報導王建民,雖然幾乎翻譯自紐約時報的文章,不只標題把台灣變中國,連內文有提到中華隊或台灣字眼,全都變成了中國或中國台北,而王建民的台灣之光也變成中國人的驕傲,消息傳出,台灣網友和球迷相當光火,因為日前國際少年運動會中,台北市代表隊才發生被北京代表隊搶國旗的情況,現在中國又利用台灣球星往自己臉上貼金,在ptt王建民版討論區,網友們大加撻伐,有人直接罵不要臉,批中國虎濫,甚至有人嗆聲把姚明變成台灣球星或是有種去洋基球場搶國旗,小心被海扁,群情激憤,塞爆該討論區的簡體字版留言版,其實中國佔台灣運動選手的便宜不是第一次,過去奧運金牌炎陳詩欣赴中國訪問時,就被設計接下武校總教練聘書,引起不小的風波,看來中國運動實力雖強,卻還是改不了撿現成的陋習。


以下為東方體育日報原文,怕腦衝血的人別看的好。
原文:
http://sports.sina.com.hk/cgi-bin/news/show_news.cgi?type=new&date=2006-08-14&id=844724

中國投手揚威美職棒豪門 必殺技贏得百萬高價合同

2006-08-14 11:30:01 東方體育日報 
 
  苦練之下終有收獲 主投局數冠絕揚基


  從今年7月3日起,王建民還從未輸過一場自己主投的比賽。由於善於制造地滾球出局,王建民本賽季的三振次數只有49次。王建民將自己的下沉球進步歸功於快艇投手教練幼嶊v腹O艾倫和捕手沙亞﹒法薩諾,後者目前也升入揚基一線隊,擔任替補捕手。


  “王建民有一種獨特的天賦,無論你教他哪種投球方式,他總能在最短的時間里掌握。”法薩諾說。在快艇時,王建民經常釆用的投球方式有六種之多,法薩諾認為這實在是太多了。王建民掌握下沉球的速度之快,也讓法薩諾感到吃驚,通常情況下一名投手需要多年苦練才能完全掌握這種投球。


  投下沉球的關鍵在於不能用力過猛,王建民投出的四線快球時速可達每小時96英里,而他的下沉球就要慢一些,但球路變化更多。上月8日,王建民用103投戰勝魔鬼魚,揚基主力捕手豪爾赫﹒波薩達每次都示意王建民投下沉球,但他還在投球中夾雜了變速球、滑球和四線快球。


  揚基投手教練羅恩﹒吉德里表示,王建民是個頭腦清醒的投手,當對手的右打打者位置後移刻意“抓”他的下沉球時,王建民會投出一個外角滑球或四線快球,讓對手鞭長莫及。本賽季王建民為揚基主投161局,居全隊之首,他在自己主投的比賽中取得13勝4負的戰績,自責分率3.69。


  除了球技外,王建民的性格也贏得隊友的交口稱贊。揚基打客場比賽時,中繼投手邁克﹒邁爾斯經常和王建民一起在球場過道上一起跑步熱身,他說王建民的微笑總會引來大批球迷,甚至連語言也無法成為交流的障礙。邁爾斯說:“只要你能讓王建民打開心扉,一切交流都不成問題。”


  高價合同情定紐約 下沉球成為必殺技


  自從外野手陳金鋒於2002年加盟洛杉磯道奇後,王建民是三年來第一個在MLB亮相的中國球員,他從台北體育學院畢業後就被揚基看中,並於2000年簽下一份價值201萬美元的合同。2001年和2003年的兩次肩傷延緩了王建民的出頭速度,不過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,他以中國台北隊的首發投手身份出陣,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實力。


  奧運會之後不久,王建民在三A小聯盟介竟發揮同樣出色,奠定了自己在哥倫布快艇陣介竟頭號投手地位,並獲得進入揚基一線陣容的機會。王建民的崛起來得正是時候,如果他早幾個月出頭,說不定就會引來亞利桑納響尾蛇隊的注意。


  響尾蛇一向關注揚基的球員培養梯隊,2004年揚基急於得到響尾蛇明星投手蘭迪﹒約翰遜,為了促成這樁交易,他們不惜將小聯盟梯隊介竟任何球員當作交易籌碼。響尾蛇派球探布賴恩﹒拉美到揚基考察了羅賓遜﹒卡諾、梅爾奇﹒卡布雷拉和戴奧納﹒納瓦羅等球員,卻獨獨漏掉了王建民。


  “我看王建民打過一場球,但我確實沒注意他。”現任紐約大都會球探的拉美說,“那場球王建民投得不錯,不過肯定沒現在好,那時他投出的球速度不夠快,下沉得也不夠突然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王建民的快球自然而然地得到提高,不過他的下沉球也日臻成熟,這肯定是有高人在指點他。”


  下沉球是王建民的必殺技,對手就算能擊中這種球,通常也只是個易於防守的地滾球。王建民投下沉球時,用食指和中指沿球的縫線處握球,天長日久練下來,他的食指右側被磨出一道厚厚的老繭。王建民還會在球出手時用食指撥動縫線,從而讓球在接近打者時,突然朝對方小腿處強烈下沉。


  王建民的下沉球脫離打擊區的機會較大,但對方打者常常會在球改變軌跡前,抗拒不住揮棒擊球的誘惑。揚基球員尼克﹒格林在坦帕灣魔鬼魚效力時,曾與王健民交手八次,他說:“面對王建民時,你通常只能擊到球的上部,他投出的每記球都像是好球,只有在看比賽錄像時你才明白那是怎麼回事。”


  打好球必須先學會控制


  2000年王建民初到美國時,揚基曾為他配備過一名翻譯,但這名翻譯沒過多久就被解雇。自那以後王建民就沒有用過翻譯,他說:“今年我的英語口語已經比去年進步了不少,去年隊友們很少跟我說話,他們以為我根本不會說英語。”


  隨著英語水平的提高,王建民出席賽後新聞發布會的次數也越來越多。揚基媒體主管里克﹒切羅內曾給王建民支過招,建議他為每個問題歸納出三個明確的觀點,在釆納切羅內的建議後,王建民一下子成為紐約媒體的寵兒。被隊友開玩笑是免不了的,但王建民也漸漸學會開玩笑,與隊介割胖的三壘教練拉里﹒博瓦打招呼時,他會提高嗓門大嚷:“你好,肉球!”


  “隊友們不斷教王建民新俏皮話,而我成了他的試驗品,他實在是個有幽默感的家伙。”博瓦說,與他持同樣觀點的還有揚基球員安迪﹒菲利普斯。從小聯盟到大聯盟,菲利普斯與王建民一直是隊友,他們打客場比賽時會一同外出就餐,有時候還不得不共用一間酒店房間。


  菲利普斯對王建民的模仿能力印象深刻,他和其他隊友有時也會善意地拿王建民開玩笑,但大多數時候都會被後者識破。菲利普斯說:“王建民是個很好玩的人,他平時很沉默,但偶爾說出一兩句話來,卻會讓更衣室里樂翻天。”


  菲利普斯還記得王建民進入大聯盟後,第一次到客場打比賽,住進酒店後王建民有點不好意思地問菲利普斯:“我的行李哪兒去了?”菲利普斯向王建民解釋說,門童會把行李送到他的房間,王建民這才放心。不是每個新秀球員都會遇上這樣的窘境,作為一名中國球員王建民需要克服的困難比美國本土新秀更多。


  “考慮到王建民在日常生活中遇上的麻煩,他在球場上所做的一切就更不簡單。”菲利普斯說,“王建民也曾面臨嚴峻的考驗,但隨遇而安的性格幫助了他。面對壓力的王建民從不會讓這些壓力影響自己的表現,我想這就是他獲得成功的原因。”


  王建民對壓力從不陌生:生長在鄉下的他不得不去大城市求學打球﹔身世真相讓他一度心灰意冷﹔球員之路蒸蒸日上時屢遭傷病打擊……在壓力面前,王建民從沒忘記一個投手最基本的任務就是控制,無論那是對球的控制、對對手的控制,還是對自己情緒的控制。


  同時照顧兩對父母


  26歲的王建民中國台灣地區已是家喻戶曉的巨星,自從他在美國職棒大聯盟闖出名氣後,宏□電腦等大企業的贊助也接踵而來。王建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,他說:“過去我回家時不會有太多事做,從去年開始活動突然多了起來,出門也變得不那麼方便。”


  王建民從小學四年級起打棒球,除了做投手外,他也打過一壘手和外野手。棒球給王建民帶來無盡的樂趣,也幫他解開了身世之謎。那是王建民在讀高中時,一次赴加拿大參賽需要球員提供個人檔案,當他得到自己的檔案時,發現那上面寫著他親生父母的名字。


  原來王建民的父親王炳煌並不是他的親生父親,而是其大伯。由於王炳煌和楊素貞夫妻多年無子,王炳煌的三弟王炳穎就將自己的兒子過繼給大哥。王炳煌夫妻收養王建民兩年後,又生下一個女兒。無意中得知身世祕密的王建民也曾與養父母大吵大鬧,但他最後還是選擇面對現實。


  “現在我沒什麼特別的感覺,有兩個父親不是一件好事嗎?”王建民說,“我決定負責養父母和親生父母的晚年生活,要做到這一點我必須加倍努力。我把大部分收入寄回家,讓父母替我保管,剩下的錢用作我在美國的生活開支。”


  每年的休賽期,王建民都會和妻子吳嘉?回到家鄉,與養父母共同生活一段時間。王建民說,他格外掛念母親楊素貞親手做的可口菜肴,但更割舍不下的是對父母的思念。王炳煌夫婦都已退休近10年,王建民常常因不能留在父母身邊贍養他們而慚愧。


  專題撰稿 本報記者 袁漢 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eenwood 的頭像
greenwood

綠林寮

greenw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